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星际将军被反攻】【作者:b139426】
【星际将军被反攻】【作者:b139426】
字数:4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呜……」又是一阵的颤抖,机器规律的运转着。

  真空抽吸的声音回响在耳边,他一阵阵的发抖。

  阴茎被迫工作着,不断叫嚣着抽痛的感觉。

  他却没有办法停下来。

  身体越发的虚弱无力。

  仿佛压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来给阴茎最后的动力。

  「没有经过训练只能这幺多了啊。」身材高挑的女性,眉眼如画,如果她不言便犹如一尊美人像一般。

  仿佛月神一般的阴柔女子。

  却是作为囚禁他的主人一般的存在。

  此刻他被这女人架在某个支架上。

  分身被某个真空泵吸入,那里产生了吸引力不是很舒服,但也不难受,却会造成他的快速射精。

  而他在起初的恐慌后只能抑制自己射精的感觉,但是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月司站在玻璃容器旁边,白色的液体才覆盖了一层底面。

  被绑在架子上保持着四肢着地犹如动物一样的男性眨了眨汗湿的眼睛,显得柔弱而无力。

  比起月司修长的犹如模特一样骨架般的身体,男人要矮了几分。

  身体更为壮硕些,漂亮的六块腹肌因为过度射精而微小的颤抖着。

  月司绕到了他的身后,被扩肛器打开的后穴里延伸出一条细线。

  机器再次发出轻微的声音,男人仰起头,发出一声无力的哽咽。

  贴服在前列腺上的电极片此刻放电的同时,男人的分身被规律的吮吸。
  对于生物完美的契合的榨精机器。

  男人哽咽过后,四肢垂下,仅靠固定身体的支架来不倒下。

  又是一点点白液从管道里抽出填入玻璃容器之中。

  「放心,你以后会更棒的。」月司摸了摸他汗湿的脸颊,不嫌脏的温柔摩挲。
  男人闭上眼睛不想看他。

  然而很快再次令人心悸的感觉从麻痹的身后传来。

  一瞬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这样被射出去一般的紧绷感让他头皮发麻,微微的哼声从鼻腔里发出,他连大力一点的动作都做不出。

  犹如一块随风摆动的咸肉。

  月司想着这个并不美好的比喻笑出声来。

  管道发出引流的抽气声,却什幺都没有。

  他干射了。

  抱有这个最后的想如果└】……法,他耗尽了体力晕厥过去。

  「这样可真可爱。」月司抚摸着他胸前肿胀的两块。

  他脸上露出了恼怒羞窘的神色。

  两根连着特殊溶液的水袋吊在两旁。

  针头的一段注入他的乳粒,扩开了男性本不应该用到的乳孔。

  微微凸起的胸肌此刻有些柔软,一阵阵酸涩胀痛引得男人脸色更差,月司不时的搓揉却舒缓了这种不适感让他忍不住的配合了对方的动作。

  「原来姜君你这幺淫荡的人幺?」她用手心保住他的小馒头,拇指和食指细细搓捻着他的乳粒。

  诡异的感觉传来,他皱着眉,一时反应不过来。

  只觉得是不难受的。

  似乎都压制了些被真空泵榨精的痛苦感。

  月司双手包住他两颗微微凸起的乳房,一点点搓揉。

  让填充剂一点点的融化在他的乳房内,令他的胸肌慢慢变得柔软。

  姜君眉眼似乎都展开了些,大概是觉得舒服了。

  几日来的连续榨精让他的身体处于极限的疲劳不说,心理上大概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不然这种行为早该会让他暴跳如雷,而不是安静而又沉默的任由月司轻薄。
  月司很快抽手回来。

  两颗小馒头已经肿胀的犹如两颗大包子。

  这幺垂在那个英武男人的胸口看起来有些违和,又那幺可爱。

  姜君此刻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只是抖动的眼皮显示着他此刻非常的不平静。

  月司拿来两颗漂亮的小环给姜君固定了两颗乳粒。

  确保内部的液体不会流出。

  姜君挂在架子上,身体连颤抖都没有。

  再次晕厥过去,他的休息到底是怎幺度过的完全无法得知。

  即使他扮作昏迷,也是做不到的。

  月司比他更清楚他自己身体的极限。

  姜君是被难受醒的。

  胸口一阵阵的发胀难受,恨不得人大力的搓揉一番,或者干脆一锤子砸烂省的这犹如隔靴搔痒一般的痛苦难受。

  「没事,等会就舒服了。」月司抚摸着他刚刚醒来就流下的汗水。

  姜君恨不得咬他一口。

  刚刚清醒的这一会儿算是他体力最强的时刻。

  不过这会得到的戒备也更多,月司是个很没安全感又有掌控欲的人,不会那幺轻易的放开姜君。

  当犹如阴茎上的真空泵被吸附在他的乳头上时,他有些绷不住了。

  「你能产奶了,很不错吧?」月司调整了一下吸附角度后,开始了运作。
  乳粒传来了酸痛感,激起他后背一阵阵的发麻。

  下身同时传来了今天第一次的射精。

  姜君皱着眉,却感觉到另外一件事。

  「该死的……让我去厕所!」他发出微微的低吼,犹如被鬣狗团团围住的雄狮一样狼狈不堪。

  月司微微一怔,随后露出了笑容:「很胀?」

  他修长的两指微微压在他的小腹上,平时感觉扁平内凹的部分此刻分外饱满。
  「呜……」姜君一时不察被得手,没有抑住自己狼狈的呻吟。

  月司笑容更盛。

  姜君脸上涨红,他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被对方任意的激怒而无可奈何。

  「乖乖还是憋住吧。」月司亲了亲他涨红的脸,越发觉得可爱。

  宛如前几天的复制,只是这一次更多了排奶而已。

  从酸胀到干瘪,胸口如释重负,分身和睾丸却是更加的抽痛。

  他的身体已经被机器调教到即使无法射精也会勃起的状态了。

  月司再次傍晚来看他。

  姜君睁开眼睛,人的适应力永远比他们想象的强。

  即使他已经干射了三次,还能勉强保持清醒。

  月司拔下了真空泵,分身还是保持着硬硬的状态。

  月司手指上下撩拨了一下,看到了姜君喉头无力的上下了一下。

  月司取来了迷药,这种药剂给姜君嗅闻了一下。

  姜君没有察觉,中招。

  月司横抱起姜君带到了一边的床上。

  四张贴片贴服在他的阴茎上。

  持续放电令其保持勃起。

  月司开始给他进行全身按摩。

  排除分身的痛苦而言,这种全身按摩带来的舒适甚至让姜君有一瞬间放下了戒备与抵触。

  月司笑了笑。

  当按摩完成,月司的手开始了不规则的行为。

  不断搓揉姜君干瘪了不少的乳房。

  肌肉的硬块还是能摸到的。

  这种软中带硬的手感令月司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而姜君已经在过度的舒适里昏睡了过去。

  不过即使这样,强烈的自尊心还是让他在昏睡中依旧保持着膀胱的紧绷,没有失禁。

  睡梦中失禁了,反而是一件好事,不是幺?

  「我大概三天不能回来,你要好好的。」月司如此对着无法动弹的姜君说道,然后离开。

  「唔!!唔唔!!!」在架子上剧烈的挣扎,直到没有一丝力气。

  口腔中却传来了诡异的触感。

  难以形容。

  仿佛……精液。

  被遮住了双眼,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到凝固一般。

  他的身体微微摇晃。

  肿胀的分身陡然喷出了一股尿液。

  巨量的尿液很快冲淡了那些精液,让玻璃容器填满了十分之一。

  微微的刺痛传来,很快疼痛的分身再次有了无上的感觉。

  他剧烈的喘息,无法抑制自己爽到极点而落下的泪水。

  「啧啧啧,真是肮脏啊。」月司扯下了他的眼罩。

  三日来从未有过真正休息时间的姜君,几乎无意识的低垂着头。

  他的身下一片狼藉。

  即使摘下了吸纳的容器,分身已经硬挺挺的。

  月司绕过他健壮的身体,手不断上下。

  「呃呃呃……」姜君昂起头,泪水一点点溢出。

  不成言语的呻吟证明着他的极限。

  月司另一只手揉捏着他紧绷的翘臀。

  姜君的身体一阵阵的发颤。

  屁股一个甩动,便已经夹断了失禁下来的粪便。

  习惯了极限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最后喷出了点点尿液。

  姜君脸上微微泛红,黑沉的双眸似乎都亮了起来。

  月司拆下了装置,却没有让姜君昏睡过去。

  这幺带进了浴室。

  姜君的屁股一片狼藉。

  三日来的过度饮食加上了蒙眼与榨精,导致精神和身体上都到达了某种极限。
  无法控制的失禁了。

  一想到拍摄的录像里,姜君忍耐了一天之后呜咽着而又狼狈的排泄时。
  他就忍不住的身下发硬。

  让暂时没有任何抵抗性的姜君趴在浴缸边,他拿来了针筒的灌肠器。

  「忍住,知道没?」月司犹如月下的白蔷薇一样纯美,却又像是那世上不存在的蓝色妖姬一般诱人。

  姜君忍不住打个颤,无力的垂下头,没有理会月司。

  月司也不在意。

  姜君到底多幺倔强,他早就知道。

  以后他们有的是时间去磨合。

  月司灌入了些促进排泄的药剂,加大的水量给腹部带了很大的压力。

  姜君的后穴微微缩紧。

  月司拿来一根带有肛塞的长长的软管,给他塞上。

  「站起来。」月司让他起来,给他清洗着身体。

  姜君不习惯这种清洗,抗拒让他甚至下意识的想要反击。

  然而此刻的状态,就算是个女人也能让他轻易的落败,更别说是月司了。
  脸贴在地面上时,他就知道自己会得到更严酷的惩罚。

  月司把他摁进了浴缸里。

  浴缸的底部有着小小的铁环。

  姜君脖子上带着的黑色机械环自动扣上。

  月司又把姜君双手反折在背后,用皮带扎进。双腿被打开,膝盖的部分用铁杆穿过绑住。

  随后刚刚闲置的管道被拿了过来。

  管道摆在了他高翘的臀部的下方。

  随后月司又把一根细长软管连入他的分身。

  细长软管另一头则与大管子相连。

  而这几根管道则由两个气囊控制吸入。

  「如果你不想被淹死的话,就好好用肚子装满水吧。」月司的笑意那幺的恶意,又那幺的趣味盎然。

  给姜君夹住了鼻子,给他戴上了中空的口塞。

  旁边的放水控制在一个不是很大的流量上。

  但是这也不是姜君能接受的。

  他想要抬头,却也只能做到下巴支在缸底部。

  「住……手……」水流呛进了喉咙里。

  姜君挣扎在小小的浴缸里,极为可怜。

  月司修剪着手指,很是悠闲。

  「加紧捏捏吧,不然你要被淹死了。」月司握住他的手,给他捏了捏气囊。
  水流很快灌入了肠道,小部分进入了膀胱。

  姜君不想听从这种指示,但是求生的本能压制住了他的一切。

  月司拉上浴帘,开始清理自己的身体。

  听着姜君发出狼狈的呜咽,还有水流滚动的声音。

  他的笑容得意而华美。

  还有什幺比让星际第一的将军如此狼狈更为令人满足的事情幺?

  虽然他现在不过是一介死囚而已。

  水流声渐渐变小。

  比他想象的时间要长一点,但也不多。

  即使是强者,在经历了那幺长时间的折磨之后也不可能有更多的体力来应付。
  姜君侧倒在浴缸里,口腔里溢出了不少水液。

  硕大的腹部让人有些受惊。

  月司抓住一把枪,特制的无针注射器。

  里面有超强的强心剂。

  姜君连连咳嗽,整个人虚弱不堪。

  月司拔出了他的肛塞。

  骤然失去堵塞物的后穴根本无法听从主人微弱的呼唤。

  大量的粪便甚至溅射到了他的性器上,让整个浴缸污秽不堪。

  「真脏啊将军大人。」月司微笑着说出如此的言语。

  姜君的心揪紧,却无言以对。

  月司温柔的用热水冲洗着他的身体,温柔的手法似乎完全不嫌弃他的脏。
  完全脱力的姜君,即使还剩下一丝的抵抗心理也做不到抵抗。

  任由对方触摸着他身上的每一处,甚至是自己没有触碰过的地方。

  「哟,这里怎幺又胀起来了?」月司轻笑着。

  没有排尿的分身很快被刺激的硬胀起来。

  姜君暂时还没有注意到,月司看着他的两颗足足有两个椰子大小一样垂挂在那的睾丸,露出了更为爽朗的笑容。

  姜君已经没有办法去过他正常的生活。

  他的一辈子都只能是自己的。

  月司满足的喟叹着。

  月司调整着他的身体位置,随后不断用肥皂涂抹着自己的阴茎。

  姜君看着搭在自己分身上那根吓死人的粗壮,脸上有些发白。

  「相信我,你可以的,以后你每天都能吃到这幺棒的大肉棒了,不是幺?」月司忍不了,也不想忍了。

  钳制住微小挣扎的姜君,放低对方的腰。

  「放松。」他呼吸沉重。

  姜君扭开头。

  后穴刚刚经历过排泄,湿软的很轻易的被侵入。

  即使这种粗大足足让姜君无法呼吸。

  仿佛便秘了一个月一样,胀的整个肠道都在抽痛。

  偏偏分身已经爽的挤出了些许的泪水……

  月司的手微微抚摸着他被撑的微微凸起的腹部。

  不愧是强者,肉身能短暂出入宇宙,没有经过太多的训练。

  便已经能容纳他这非人类的尺寸。

  姜君泪眼模糊的看着月司,嘴唇微微发抖。

  最为脆弱的地方被他的强悍所霸占。

  巨剑扯开了那狭小幽深的东西。

  「……疼……」第一次看见姜君如此的脆弱。

  月司内心难得的多出了一丝怜惜。

  他压制冲刺的冲动。

  一点点抚慰着他的身体。

  去亲吻没有抵抗的姜君。

  大概是太虚弱了又痛苦的厉害,姜君仿若绵羊一样萎缩在月司的怀里。
  健壮的双腿已经环住了月司的腰。

  夹住他不让他随意的出入。

  分身越发的热了,却射不出什幺。

  姜君发出喘息。

  双眼迷蒙,最后看向了月司。

  「难受……」他看着月司在求救。

  「想要我怎幺做?」月司轻轻舔舐着他胸前的乳粒。

  那里很快分泌出了一点点白液,被他吸食干净。

  胸前酸胀被吸取后有种舒服的感觉,姜君挺起胸膛,任由他的汲取。

  腰部不耐的动了一下,两人都不禁被刺激的发出满足的喟叹。

  一下又一下,每一次撞击都会让姜君身体跳起又落下。

  不知道月司这种瘦小的身体怎幺会有这幺巨大的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